三年等來政府一張白紙[還死者一個公道]

  這就是我們政府機關對人民群眾的敷衍了事,肇事逃逸犯罪人的名字也能寫錯,社會的黑暗,良知的喪失,肇事者馬博強及其家屬實在沒有人性,一條人命已經去世三年多了,死者家屬和亡靈至今沒有得到一點精神和經濟上的安慰,是人性的喪失還是政府的無能,法院和檢察院是不是官官相護,為什么對肇事者馬博強判刑如此之輕,請求社會群眾評理讓法律還受人及家屬一個公道!

  (一、肇事者):馬博強,男,漢族, 1995年1月25日出生,天水市秦州區人,住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秦嶺鄉中心村中心115號。

  2016年6月11日20時許,肇事者馬博強在未取得駕駛證,駕駛未掛車牌照的的兩輪摩托車沿316國道由西向東超速行駛,行駛至太京鎮銀坑村尹家莊附近時,將由西向東步行回家的尹保成撞倒致傷。與馬博強同向行駛的馬亮駛著摩托車行駛到肇事現場后,發現尹保成被馬博強的摩托車撞到在地致傷,馬亮便撥打了120急救電話,要求救護傷員,被馬博強制止。馬博強見被害人尹保成后受傷嚴重,昏迷不醒,便駕駛摩托車逃離現場,同時馬亮駕駛摩托車也離開現場,馬博強返回天水市后,要求馬亮幫助其隱瞞其交通肇事的犯罪事實,并將自己的肇事摩托車掛上假牌照甘E15492號。

  2016年6月11日20時30分許,死者兒子尹偉軍在案發現場尋找到受害父親尹保成后,隨即將其送往天水市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救治,經診斷尹保成的傷情為:1、創傷性腦損傷(內開放型、特重型)、多發腦挫裂傷、腦疝、蛛網膜下腔出血、右側頂部硬膜下血腫、右顳部硬膜外血腫、左顳頂部硬膜外血腫、右側顳頂骨骨折、顱內積氣、顱底骨折并腦脊液鼻耳漏;2、中樞性呼吸衰竭;3、創傷性濕肺;4、全身多處皮膚擦傷。

  2016年6月12日凌晨3時許,醫院給受害人尹保成下了《病危通知書》,受害人尹保成于當日9時許死亡。后經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郊區交通警察大隊天公交認字[2016]第6205021201600027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馬博強無證駕駛無號牌機動車上道行駛,對路面觀察不夠,未確保安全,且在交通事故發生后,未及時搶救傷員,未保護現場,駕車逃逸,是造成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馬博強應承擔事故全部責任,

  從以上事實可以看出,交通事故發生后,肇事者馬博強不但不對受傷者尹保成積極施救,在馬亮撥打120急救電話時也予以制止,致使被害人尹保成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肇事者馬博強在明知尹保成受傷嚴重,為逃脫罪責,逃離現場,對尹保成的死亡采取了放任的態度,而不予施救,導致尹保成死亡結果的發生。被告人馬博強逃離案發現場后,曾幾次悄悄返回現場,妄圖破壞現場證據,企圖逃脫法律的懲罰。肇事者馬博強在交通肇事后逃匿16天后之久,2016年6月27日才被公安機關抓捕歸案。

  本案發生后,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郊區交通警察大隊作出天公交認字[2016]第6205021201600027號《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已經認定了被告人馬博強無證駕駛無號牌機動車上道行駛,在交通事故發生后,未及時搶救傷員,未保護現場,駕車逃逸,造成尹寶成死亡直接原因,根據《刑法》第133條(1)項規定:“死亡一人或者重傷三人以上,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的;”屬于重大交通事故。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條規定:“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為人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33條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根據《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規定, “1、構成交通肇事罪的,可以根據下列不同情形在相應的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第(3)項規定,因逃逸致一人死亡的,可以在七年至八年有期徒刑幅度內確定量刑起點。”“2、在量刑起點的基礎上,可以根據責任程度、致人重傷、死亡的人數或者財產損失的數額以及逃逸等其他影響犯罪構成的犯罪事實增加刑罰量,確定基準刑。”

  從以上法律規定可見,本案一審法院對肇事者馬博強在發生重大交通事故后,不但不對受傷者尹保成積極施救,在馬亮撥打120急救電話時也予以制止,致使被害人尹保成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在明知尹保成受傷嚴重,為逃脫罪責,逃離現場,對尹保成的死亡采取了放任的態度,而不予施救,導致被害人尹保成死亡結果的發生的惡劣行徑沒有進行認定。屬于認定的基本事實不清,做出了判處肇事者馬博強三年六個月的畸輕刑罰,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天水市公安局在偵破案件,依法抓獲犯罪嫌疑人馬博強后,在公安機關主持對本案民事賠償進行調解時,肇事者馬博強及其家屬還愿意向死者尹寶成家屬賠償9萬余元。但是在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審理過程中,肇事者馬博強的態度突然轉變,拒絕賠償,其原因就是秦州區人民法院的處罰畸輕,未依法對肇事者馬博強以交通肇事罪逃逸致人死亡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而僅判處三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這樣的縱容犯罪,死者家屬義憤填膺。

  迄今為止死者家屬未得到任何賠償和安慰,且肇事者馬博強及其家屬在此次事故發生后至今,從未露面向死者一家表達任何歉意,未作任何賠償。肇事者馬博強悔罪態度極端不好,根本沒有悔罪之意。在民事賠償部分的執行期間肇事者馬博強家屬出言不遜,多次揚言是受害人尹保成自己不小心碰到馬博強的摩托車,才導致悲劇發生,其家人對待此次事件的態度實在令人激憤,在此情形下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卻百般推諉,絲毫不顧死者家屬的處境,對本案賠償部分迄今未執行到位。請求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撤銷(2016)甘0502刑初39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第一項對被告人馬博強量刑畸輕的判決結果,請求貴院監督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依法嚴懲肇事者馬博強,依照法律規定判決馬博強七到十年的有期徒刑。

  一、因王珠珠、尹軍軍、尹偉軍不服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2016)甘0502刑初39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所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的錯誤,對本案肇事者馬博強判處的刑罰畸輕。現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375條“(六)量刑明顯不當的”規定

  1、請求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撤銷(2016)甘0502刑初39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第一項對肇事者馬博強量刑畸輕的判決結果;

  2、請求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嚴懲肇事者馬博強,判決馬博強七到十年的有期徒刑;

  3、要求肇事者馬博強立即給付天水市秦州區人民法院(2016)甘0502刑初39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第二項確定的賠償義務,向死者家屬給付各項賠償款人民幣505088.49元。

  (死者尹保成妻子):王珠珠,

  (死者尹保成長子):尹軍軍,

  (死者尹保成次子)尹偉軍

  住天水市秦州區太京鎮銀坑村尹家莊路西21號,聯系電話18793863477。


  


  

  (來自嘉峪關社區客戶端)


  
本文由 嘉峪關新聞網 作者:ty_140390995 發表,其版權均為 嘉峪關新聞網 所有,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 嘉峪關新聞網 對觀點贊同或支持。如需轉載,請注明文章來源。
三年等來政府一張白紙(替父申冤)
三年等來政府一張白紙[還死者一個公道]
吃鸡名字大全